行動者網絡理論
行動者網絡理論(actor-network theory)被認為是在科學與科技研究中最成
功的理論成就(Sismondo, 2007),此理論最初是由 MichellCallon、Bruno Latour
與 John Law 發展出來的,透過異質性網路的概念,協助研究與分析科學與科技
物的發展。Law(1992)認為行動者網絡理論可以稱為社會學的轉譯理論
(sociology of translation),特別是關於權力的機制(mechanics of power),換句
話說,它是研究一個科學家、技術家或發明家根據什麼「策略」來擴大網絡的理


行動者網絡理論把參與在科學與科技發展中的人或非人都視為是行動者,而
科學理論或是科技物要能夠存活與持續發展,並不是單單只是看其科學理論的卓
越程度或是科技物的特性,而是必須從一個網絡的架構加以審視,檢視其是否能
夠在網絡中得到其他行動者的支持,是以科學與科技的發展必須經過轉譯的過
程,以符合其他行動者的利益,才能夠壯大其支持,行動者網絡理論與傳統對權
力政治的分析完全類似(Sismondo,2007),只是行動者網絡理論將其網絡擴及
至非人。
行動者網絡理論中有三項要素:異質性的網絡、轉譯與轉譯的策略。異質性
的網絡認為人與非人同時在社會網絡中扮演行動者的角色,所以在研究時必須確
認網絡中的參與者。Latour(2005)認為事實的建構就像一場橄欖球比賽一樣是
一個集體合作的過程。Law(1992)認為知識是社會的產物,可被視為是異質性
網絡中所產生的產品或是效果,而知識的異質性工程強調社會不僅是人類的或人
為的,而是包含非人的物體,強調網絡中的人與非人的互動關係,而非僅是單一
人類或是非人來決定社會的變動。由於非人的行動者也參與網絡中的知識建構過
程,因此更證明 Winner(1980)的論述:科技物(artefact)本身即具有政治性。
一、轉譯
轉譯是行動者網絡理論的一項重要概念與過程。在壯大某個科學思想與科技
物的使用時,常常需要吸引其他行動者的參與,透過轉譯可以使其他行動者進而
變成認同者。Law(1992)指出轉譯本身是一個動詞,它代表轉變以及對等的可
能性,也就是一件事物可能等同於另一作事物的可能性,因此 Law 認為轉譯本
身即是一個社會秩序重建的過程,透過轉譯,網絡中的行動者可能產生不同的社
會結構,此外 Law 特別強調轉譯是一種不斷變動與改變的過程,所以社會秩序
也是不斷地重建或是抵抗重建。轉譯能夠造成不同的結盟關係,其中實驗室扮演
一個重要的角色,如同 Sismondo(2007)引用 Latour(1983)「新的權力來源多
半都在實驗室產生」,實驗室的研究工作讓科學家與工程師能夠對於理論與科技
物加以研究、驗證,並且透過銘刻裝置使得過程與結果容易討論。因此採用行動
者網絡理論的研究中,實驗室常是一個重要的支點,例如 Latour 對於巴斯德的
研究,透過實驗室的方式,巴斯德能夠對於細菌加以培養、記錄與實驗,農場的
實驗讓社會大眾相信巴斯德能夠解決炭疽病的問題,並將實驗室的活動轉化成為
一般社會大眾所關心的問題。科學家和工程師對於其所主張之科學思想或是生產
之科技物的推廣,必須透過轉譯的策略使得網絡中的行動者能夠接受與認同,否
則結盟就會失敗,轉譯通常對於網絡上其他的行動者而言並非是理所當然,科學
家與工程師必須能夠做出適當的拿捏。
二、黑箱
根據行動者網絡理論,科技物若要能夠成功的播散,它必須要能夠成為一個
封閉的黑箱。Latour(2005)是這樣定義的:
黑箱這個詞被控制論者用來表示任何一部過于複雜的機器或者任何一組過於複雜
的指令。他們在黑箱所在的地方畫上一個小盒子,以表示此處除了輸入和輸出以外
不需要知道任何其他的事情。(頁 3)
換言之,黑箱可以將一般人無法理解的科學或科技爭議得到一個定論,並加以封
閉起來,一般的使用者可以把它當做是一項工具用以銜接他們所關心的活動,如
果這項科技物能夠按照預期運作良好,這個黑箱將不大會被打開。不管黑箱內部
的機制或是概念有多麼複雜,它都被視為是一個整體的物件在運作,科技要加以
流佈,它必須是一個自動化的裝置,才能夠成為黑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sp92 的頭像
csp92

人生七十古來稀

csp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